植根國際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植根國際公司介紹 植根國際法規事業 植根法律網 植根國際購物專區 植根國際資訊整合事業部 植根國際人才招募 聯絡我們        
 
 
植根國際公司簡介
植根國際經營理念
植根國際歷史沿革
植根國際組織編制
植根國際業務範圍
植根國際營運概況
植根國際法規事業部
植根國際購物專區
植根國際資訊產品
植根叢書
稅務旬刊
法令月刊
植根國際資訊整合事業部
植根國際人才招募
 
 
※ 首頁 > 植根叢書 > 買賣法 > 第一章 買賣總說
 >植根叢書
書名:買賣法 回上頁
   
第一章 買賣總說
   
  第一節 買賣契約之性質
   
【說 明】
買賣契約之性質
 
A 債權性
 
制度基礎:物權行為之無因性
在買賣法之規範基礎
債權性表現在二重買賣之效果
  a二重買賣及其履行
b二重買賣與對於債權之侵權行為
債權性表現在他人之物買賣之效果
  a其契約並非無效
b真正所有權人之法律上地位
 1債權行為與物權處分行為應分別考慮
 2第二百四十四條與第一百十八條之問題
B

有償性

 
一 買賣契約之性質
 
  在所謂買賣契約的性質中所指稱之特徵主要為買賣係有償的債權契約。因之,認為買賣契約具有債權性與有償性。至於所謂諾成性,論諸實際非買賣契約之類型上的特徵,而屬於買賣契約之成立要件方面的規定或問題。
 
 A 債權性
 
  契約之債權性上的分類,為相對於物權性而言。此為民法在建制上將法律行為區分為債權行為與物權行為的結果。債權行為與物權行為之最重要的區別在於其效力。債權行為的效力特徵在於使當事人之一方或雙方因之對於他方負給付義務,因此,債權行為屬於一種負擔行為;而物權行為則在於使權利在歸屬上因之發生改變,或在內容或範圍上因之受到限制。在歸屬發生改變者為移轉的物權行為,在內容或範圍因之受到限制者為他項物權之負擔的設定。 買賣契約之債權性,乃指買賣契約之訂立,僅使出賣人負擔交付買賣標的物及移轉所有權之義務,並不使買受人因契約之作成,立即取得該所有權。買賣契約之債權性,可從物權之無因性和民法第三四八條之規範意旨,探求得之。
 
  Ⅰ 制度基礎:物權行為之無因性
 
  移轉買賣標的物所有權之物權行為的無因性乃配合買賣之債權性的規定。基於物權行為之無因性,物權行為獨立於債權行為之外。亦即物權法上關於所有權之移轉,只有以所有權之移轉為內容之物權行為,而無以買賣為所有權移轉原因的物權行為。物權行為與債權行為互相分開 。因此我們在研討買賣這契約類型時,不可將單純的債權行為與直接使所有權移轉之物權行為混淆 。因「買賣契約與移轉所有權之契約不同,出賣人對於出賣之標的物,不以有處分權為必要」(最高法院三十七年上字第七六四五號)。
 
  Ⅱ 在買賣法之規範基礎
 
  買賣契約之債權性,在第三四八條第一項完全表現出來。按第三四八條第一項規定「物之出賣人,負交付其物於買受人並使其取得該物所有權之義務。」該條既明文規定,物之出賣人應負標的物之交付及所有權之移轉義務,則依買賣契約之締結,買受人並不即取得該物之占有或所有權 ,買賣契約之債權性,由此可證。反之,其若具物權性,則買受人不待於移轉,即可取得該物所有權,也不待於交付,即可取得占有(例如間接占有),從而出賣人也不再負交付、移轉之義務。由於在買賣契約尚須經由履行,買受人始能實現其債權,取得作為買賣標的之「權利」或「物之占有及其所有權」,所以,在履行上如有障礙事由,致債務人遲延給付或給付不能,即構成債務不履行。其給付不能者,買受人不得再請求履行契約 。至於是否因此得請求損害賠償,除非債務人事先允負擔保責任,否則,尚須視其遲延給付或給付不能是否可歸責於債務人而定(民法第二百三十條、第二百二十六條)。
 
  Ⅲ 債權性表現在二重買賣之效果
 
   a 二重買賣及其履行
 
  所謂二重買賣,指出賣人先後或同時以兩個買賣契約,將同一個特定物 價賣於兩個不同的買受人。在二重買賣之處理上,首先須注意到負擔行為與處分行為在我國民法是被作嚴格區分的前置決定。在此基本決定下,由於系爭買賣標的物之所有權,並不因買賣契約(負擔行為)之締結,而在歸屬上發生變動,而僅是使雙方當事人,因之負有實現該買賣契約所約定之給付的履行義務而已 。是故,出賣人能夠沒有障礙地先後或同時與兩個買受人締結買賣契約,構成二重買賣,不因前買賣契約之存在,而使後買賣契約無效。在不考慮侵權行為的情形下,甚至可以說,二重買賣契約根本是兩個毫不相干的法律行為。然基於特定物在時空上之存在的唯一性,出賣人無法同時或先後將其所有權移轉於兩個買賣契約之買受人,而又不發生移轉效力互相衝突的結果。因此,在二重買賣最後履行的結果,若非對於其中之一買賣契約導致主觀給付不能,即會發生侵害移轉在先之所有權的情形 。其導致主觀給付不能者,有該二重買賣對於買受人自第一次買賣契約所取得之債權是否構成侵權行為的問題。
 
   b 二重買賣與對於債權之侵權行為
 
  基於債權之相對性,引起一個疑問,即債權得否為侵權行為之客體?按所謂債權之相對性在主體上乃指僅債權人得請求債務人為給付,在客體上指僅得請求為特定給付而言 。至於債權有無可侵害性,屬於債權之客觀特徵的問題,應從其事實上有無受侵害之可能論斷。鑑於一個債權可能因其債務人受慫恿、遭挾持、受傷害,或客體受侵害而遲延給付、不為給付、不能給付,或雖能給付而會帶有瑕疵,所以第三人可能有意利用前述手段,或無心由於前述事由,使債權不能實現,受到侵害。由此可見,債權在客觀上具有可侵害性是沒有疑問的。有疑問者是:這些債權之侵害的態樣是否皆為侵權行為法各該規定所要保護的對象?因之,簡單的以債權之相對性為依據,主張其非侵權行為法保護之客體顯然是不成立的 。
  債權之侵害適格的問題,主要為侵權行為法上的,而非法律行為法上的問題。蓋二重買賣之債權人間並無個別之法律關係,其在一般法律關係間所存在之利益衝突,應納入侵權行為法的規範範疇。 債權既為法律上所肯認之權利,亦即為民法第一八四條第一項前段所稱之權利,且債權有可侵害性至為顯然,然為何對於債權之侵害要構成侵權行為在具體案件還有困難?其理由不在於債權本身所具之相對性,而在於一個權利義務關係,若僅停留在債權階段,則因一方面債權通常不予公示,第三人不易探知,也無探知義務,所以在債權之侵害,加害人常常不知其行為會加害於他人之債權。其結果,在債權之侵害,債權人所受者常屬於間接受害而非直接受害。而從侵權行為法保護之法益的範疇來說,其所指之侵害通常限於直接侵害。所以如此之理由,乃為避免因果關係界定上之過於延長或認為此種損害之保護非民法第一八四條第一項之保護目的所在,從而無「違法性上之關聯」(Rechtswidrigkeitszusammenhang ) 。蓋當因果關係拉得過長,或損害事件超出法律之保護目的時,如還是課以賠償責任,則有可能對於行為人在行為時不能預料、識別之損害課以賠償義務,這在規範上是有欠允當的。這影響到相當因果關係及故意過失之有無的認定。此外,在資源有限,不能滿足所有人之交易需要時,自市場競爭機能立論,多數人通過交易活動之努力,而欲獲得同一之給付內容(例如在參加競買之情形),其努力之可非難性受到質疑。這影響到競爭行為之違法性的判斷。 然這並非謂侵害債權之行為一概皆不構成違法。就其侵害情節,侵害債權還是可能被論為民法第一八四條第一項後段所定之特別侵權行為,或公平交易法第十九條、第二十四條所定之違反公平競爭的行為 。
  加害人倘若以債權作為其直接之加害對象,則在其手段有礙效能競爭,欠缺市場經濟下之正當性時,仍可能構成侵權行為。譬如甲賣乙一幅畫,而丙欲求該畫而不可得,乃故意在甲將該畫交付乙前,撕碎該幅名畫。因客體同一,該舉動同時加害於甲之所有權及乙之債權。從行為人之目的觀之,固以加害於乙之債權為直接目的,但為達到加害之目的,仍必須通過加害於該畫,使該畫歸於滅失,使甲因此陷於客觀給付不能。由是可見其手段與目的間仍是有段距離。對照之下,如換成丙是就乙所有之名畫加以撕碎,則對乙之損失而言,其加害或因果的直接性就大得多了 。基此認識,乃傾向於不以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項前段,而以同條項後段為其請求權之規範基礎。惟如前所述,在我國民法這並非因為債權不能成為一般侵權行為之客體。
  為克服對債權之侵權行為在相當因果關係、主觀要件及其違法性之認定上的困難,有將其主觀要件限於故意,以解決因果關係之認定上的疑慮 ,蓋當引入故意因素(例如行為人在為契約之締結時,即意圖妨礙他人債權之實現),或者可以認為:行為與結果間之因果的相當性便可建立起來,從而滿足侵權行為關於相當因果關係之成立要件,或者可以認為在這種情形即不再適用相當因果關係說,而適用 ;在客觀要件加入其行為須違反善良風俗,以解決違法性上之判斷的迷惑。以競買所導致之二重買賣為例,在市場經濟體制下,其倫理上之可非難性一直存有疑義。是故,有必要經由構成要件之調整,提高其可非難性之要求,以在維護市場競爭機能之同時,抑制濫用交易上允許的競買行為所造成之不正當的二重買賣。在二重買賣有故意侵害和違背善良風俗之情形,依民法第一八四條第一項後段將之論為侵權行為。
  綜合言之,債權與物權一樣,在侵害上皆具「絕對性」,亦即任何人皆不得直接對於債權加以侵害。是故,倘要藉權利之「相對性」與「絕對性」的區分,來否定債權之可被侵害的資格,將會徒勞無功。蓋債權之相對性和不具公示性,充其量只影響到對於債權之侵權行為的因果關係、責任要件及違法性之充分,而不影響其被侵害之資格。縱便認為債權不是第一八四條第一項前段所稱之權利,仍有第一八四條第一項後段可資援用。
  二重買賣的構成以出賣人在先後二次買賣契約之締約時,均握有標的物之所有權為前提。在第二次締約時,出賣人如果已不再擁有標的物之所有權,則其第二次買賣,將不是二重買賣,而為他人之物之買賣。基於買賣契約之債權性,其締約並不使出賣人即刻失去其所有物(買賣標的物),因此只要締約時買賣標的物之所有權屬於出賣人,出賣人即不會陷於自始主觀給付不能。二重買賣正是如此。所以二重買賣中之後者不會因為自始的給付不能而歸於無效。故倘出賣人後來對於二重買賣中之一買受人履行其給付義務,則對於另一買受人而言,出賣人即陷於嗣後主觀給付不能,依民法第二二六條應對其他買受人負損害賠償責任。惟倘第一次買賣契約與其履行行為(物權行為)同時為之,使買受人在買賣契約締約時,即取得所有權,則對第二買受人,出賣人便自始處於給付不能的狀態,但此不能為主觀不能,而非客觀不能,其法律效力應當如何,仍應視具體情況而定,非當然無效。
  由此觀之,二重買賣中之第二次買賣契約雖非無效,然若有主觀要件(故意)之充分及違背善良風俗之情事,構成競買違法,則將成為第一八四條第一項後段所定之侵權行為。
  有疑問者為,在二重買賣,第一買受人乙可否根據第二百四十四條撤銷第二個買賣契約(設出賣人為甲,第二買受人為丙) 。對於這個問題過去最高法院實務上雖採肯定的看法,但這次民法債編關於該條之修正,已基本的改變了關於詐害債權之成立要件的規定:「債務人所為之無償行為,有害及債權者,債權人得聲請法院撤銷之(第一項)。債務人所為之有償行為,於行為時明知有損害於債權人之權利者,以受益人於受益時亦知其情事者為限,債權人得聲請法院撤銷之(第二項)。債務人之行為非以財產為標的,或僅有害於以給付特定物為標的之債權者,不適用前二項之規定(第三項)。」惟即便第一買受人得依該條規定撤銷甲丙間之所有權移轉契約。但基於買賣契約之債權性,卻不得撤銷甲丙間的買賣契約。蓋撤銷之,對乙無實益,而對甲丙則有使甲丙失去,為調整其間因該物權契約被撤銷而引起之利益衝突,所必要的規範基礎。此外,鑑於該條第三項關於詐害債權之成立所採之保守的立場,在第一買受人得依該條規定撤銷詐害債權之行為時,其是否即得主張第二買受人之所為已構成民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項後段所定之侵權行為,仍非無疑義。其關鍵之要件當還在於該二重買賣是否違反善良風俗。至於「故意」之要件,在此因既已充分第二百四十四條之要件,自然也已充分。
 
  Ⅳ 債權性表現在他人之物買賣之效果
 
   a 其契約並非無效
 
  所謂他人之物的買賣,指以所有權屬於第三人之物為買賣標的物。由於買賣之法律性質為債權行為。它不但只使出賣人 ,而不使該物之所有權人,依民法第三四八條負交付買賣標的物於買受人,並使其取得該物所有權之義務,而且買受人並不依該債權的買賣契約即取得該物所有權。因此他人之物的買賣對於其所有人並無加害能力。是故,以他人之物為買賣標的物,並不會阻止該買賣契約之成立。至於該契約是否因出賣人之主觀給付不能 而在效力上受到影響,尚視雙方之具體約定如何而定 。主觀給付不能雖屬於債務不履行的問題,但在物之買賣,這仍不屬於權利瑕疵擔保的問題。蓋僅就權利的買賣,出賣人始擔保權利之存在,而就物之買賣,則否。
 
   b 真正所有權人之法律上地位
 
    1 債權行為與物權處分行為應分別考慮
 
  鑑於債權行為與民法第一百十八條所規定之處分行為的之法律性質或功能不同,所以它們應被分別對待,不得誤引民法第一百十八條第一項認為「以他人之物為標的物之買賣,須經所有權人之承認始生效力」,而主張出賣人之債權行為不生效力。蓋第一百十八條所規範者僅物權(處分)行為,而不及於債權行為。
 
    2 第二百四十四條與第一百十八條之問題
 
  在他人之物的買賣,真正所有權人得否依民法第二百四十四條行使撤銷訴權,應採否定的見解。蓋如上所述,出賣人雖以他人之物為買賣之標的物,然其效力,極其量,僅使出賣人對買受人負獲取該物之義務,並不使真正所有權人遭受任何損害。是故,真正所有權人自不得主張撤銷該他人之物的買賣契約。何況,民法第二百四十四條以債權,而非以物權之詐害為其規範對象。
  又縱買賣雙方已為該物所有權移轉之合意,根據民法第一百十八條,只要真正所有權人不予承認,該處分行為即不生效力,既不生效力,則何庸撤銷?是故真正所有權人在此所得,與所必須主張者,當非第二百四十四條之撤銷權,而是依民法第一百十八條該處分行為對其不生效力。必要時還得依第七百六十七條請求返還所有物。惟第一百十八條及第七百六十七條之適用,仍應受民法第八百零一條和土地法第四十三條等善意取得規定之限制。
 
 B 有償性
 
  由第三百四十五條可知,出賣人以交付標的物並移轉所有權之義務為代價,換取買受人給付價金之義務;買受人以支付價金之義務為代價,換取出賣人移轉標的物之所有權及交付標的物之義務。亦即雙方皆須付出代價,以取得相對人之給付義務,此特徵通常稱之為「有償性」。因此,買賣契約為一種有償契約。將一個契約論為有償契約之實益主要為:與同時履行抗辯有關規定之適用;論為無償契約之實益主要為:債務人之悔約權及其債務不履行、積極侵害債權責任之減輕。
  由於買賣契約是最典型的有償契約,所以第三百四十七條規定其他之有償契約準用之,此種準用學說上稱之為「授權式類推適用」 。 惟在授權式類推適用,與非明文授權類推適用的情形一樣,準用之法律(如買賣),到底只是被類推適用到「擬規範」之案型(如其他有償契約)。其與直接規範究有不同。明文規範之案型與擬被類推適用之案型僅為相似而不同一,其間有大同中之小異。此小異部分,在法律的適用上每每有重大之意義。是故,必須先相應於此小異部分,將準用之規定,做必要的限制或修正後,方能適用到擬規範之案型。
  基於此種考慮,第三百四十七條但書提醒我們,將買賣契約之規定,準用於其他有償契約之案型時,必須排除與其契約性質不符之規定內容。
 
 
植根國際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地址:106 臺北市信義路三段 162-12 號玫瑰大樓 3 樓 電話:02-2707-2848 傳真:02-2708-4428 客戶服務部:lily@root.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