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根國際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植根國際公司介紹 植根國際法規事業 植根法律網 植根國際購物專區 植根國際資訊整合事業部 植根國際人才招募 聯絡我們        
 
 
植根國際公司簡介
植根國際經營理念
植根國際歷史沿革
植根國際組織編制
植根國際業務範圍
植根國際營運概況
植根國際法規事業部
植根國際購物專區
植根國際資訊產品
植根叢書
稅務旬刊
法令月刊
植根國際資訊整合事業部
植根國際人才招募
 
 
※ 首頁 > 購物專區 > 稅務旬刊 >第2046期
 >稅務旬刊
 
書名:稅務旬刊第2046期 回上頁
論公法不當得利返還請求方式
賴 淑 櫻
  利所得經濟性重複課稅。不過,由於公司間股利所得經濟性重複課稅之消除,通常被認為應該交由居住國採取措施來加以緩解,所以即便外國公司股東取得我國公司股利所得似乎也有跨國股利所得經濟性重複課稅的問題存在,但事實上並非我國所必須處理的對象。
※我國兩稅合一制度對於本國及跨國股利所得之租稅待遇比較表
壹、公法上不當得利制度簡述
  公法上不當得利者,係指於公法的範疇內,欠缺法律上原因而發生財產變動,致一方受有利益他方受有損害之情形。其與「國家賠償」及「損失補償」的最大差異,在於其並非填補因國家或其他行政主體違法或合法行為所造成的財產上或非財產上之不利益,而是在調整各種公法關係中無法律上原因而有財產變動之情形,用以回復適法的狀態。惟類此財產變動,何以必須利用公法上不當得利制度作調整,以回復適法狀態呢?涉及公法上不當得利制度的憲法基礎為何的問題,德國法學界通說認為,這主要是法治國原則中「依法行政原則」的體現。蓋憲法既誡命行政行為必須符合法律與法的要求,是以無法律上原因所造成的財產變動,自應藉由公法上不當得利制度來調整,以回歸適法狀態,始能符合憲法依法行政的要求。至於人民向國家或其他行政主體請求返還公法上不當得利的情形中,除了前述依法行政原則外,基於憲法保障人民基本權利的意旨(尤其是我國憲法第15條所規範之財產權),也是一個支持公法上不當得利制度的憲法基礎(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515號解釋參照)。
  按公法上不當得利如以請求權人及其相對人間的關係作為分類標準,約可區分為人民向國家或其他行政主體請求、國家或其他行政主體間相互請求及國家或其他行政主體向人民請求三種,目前我國司法實務比較常見,人民(請求權人)向國家或其他行政主體(不當得利受領人)請求(如溢繳之稅捐等)、國家或其他行政主體(請求權人)向人民(不當得利受領人)請求(如溢發補償金等)二種類型。本文囿於篇幅,僅就國家或其他行政主體對人民,因撤銷授益行政處分所造成之給付型(限於金錢)公法上不當得利返還請求權應以何種方式實現,進行探究。亦即其請求權之行使方式,代表國家或其他行政主體之行政機關得否逕以行政處分,限期命人民返還所受領之不當得利?抑或需先循行政訴訟途徑取得法院給付判決的方式來請求?在現行法律未有明文規定的情況下,殊值得探究。我國高等行政法院與最高行政法院曾就這個問題有不同見解,嗣後因最高行政法院為終審法院之故,而以最高行政法院之見解為此問題的最終見解。然而,最高行政法院的見解是否妥適?仍有討論的空間。
貳、我國高等行政法院及最高行政法院見解簡介
  此問題爭議源於行政機關辦理不動產徵收補償費發放事宜時,發現原核定並已發放的補償金額有誤,致受領人有溢領之情事,乃函告受領人此溢領之情事及金額,並限期命其自動返還溢領之金額。惟受領人逾期仍未返還,行政機關乃向高等行政法院提起給付訴訟請求返還。高等行政法院認為,行政機關得逕以行政處分及行政執行方式主張並貫徹其對溢領人之公法上不當得利返還請求權,乃以起訴欠缺權利保護必要性,判決駁回之。經上訴後,最高行政法院則採取與高等行政法院迥然不同的見解,認為行政機關對人民所生公法上不當得利返還請求權,在法律無明文規定的情況下,原則上不得逕以行政處分及行政執行方式主張並貫徹之,而應以提起給付訴訟的方式為之,乃判決廢棄高等行政法院判決並發回原法院另為適法審理。由於最高行政法院立於終審地位,屬於下級法院的高等行政法院最後只能變更其見解(台北高等行政法院91年訴字第4774號判決參照)。但最高行政法院之見解是否妥適?以下先將高等行政法院及最高行政法院的判決理由略述如下:
一、高等行政法院見解
  高等行政法院認為逕以行政處分命返還(參見台北高等行政法院90年度訴字第1776號及90年度訴字第1752號判決)之主要理由為:
 1.按義務人本於法令之行政處分,負有公法上金錢給付義務,其處分文書定有履行期間,如逾期不履行,主管機關得移送行政執行處就義務人之財產強制執行,行政執行法第11條第1項第1款定有明文。又「違法行政處分於法定救濟期間經過後,原處分機關得依職權為全部或一部之撤銷」、「授予利益之行政處分,其內容係提供一次或連續之金錢或可分物之給付者,經撤銷、廢止或條件成就而有溯及既往失效之情形時,受益人應返還因該處分所受領之給付」、「前項返還範圍準用民法有關不當得利之規定」,行政程序法第117條前段、第127條第1項前段、第2項分別定有明文。次按行政程序法雖於90年1月1日開始施行,但上開法理本存在於59年12月23日修正公布之訴願法第17條第2項及87年10月28日修正公布、89年7月1日施行之訴願法第80條第1項有關提起訴願雖逾法定期限,但原行政處分若顯屬違法或不當者,原行政處分機關或其上級機關得依職權變更或撤銷之規定中。而授予利益之行政處分之一部或全部被撤銷時,受益人受領利益之法律原因即於撤銷範圍內溯及失其效力,依民法第 179條規定之法理,其應負返還該已無法律原因之利益之義務,原授予利益之機關即有請求其返還之權利,且基於主管此項事務之機關職權,自可以行政處分之方式命其返還該項不當得利。故縱使在行政程序法施行前,行政機關仍得於發現其所為授益性行政處分有違誤時,依職權為全部或一部之撤銷,並命受益人於一定期限內返還其不當得利,此乃行政機關本於法令(或法理)所為之形成及下命處分,受處分之相對人即因而負有公法上金錢給付義務,如其認為此項處分有違法或不當,自得另行提起行政救濟。而主管機關亦得於履行期限屆滿後,移送行政執行處就義務人之財產強制執行。
 2.行政機關講求主動、積極與效率,於法律許可的多種作為方式中,行政機關基於行政效率之考慮,及自我實現行政目的職能,有義務選擇最有效能的行政作為手段,以達成其施政目標。行政法院存在的目的,主要係提供人民於其權利受侵害時救濟之管道,而非代替行政機關作成行政處分。
  原告(即行政機關)既於核定並發放予被告(即受領人)之補償金額後,發現原核定補償金額有誤,乃決定以複估之金額為準,更為核定較低之金額(亦即依職權撤銷原核定之一部),並因該經撤銷之部分已溯及既往失其效力,受領人有返還溢領部分之補償金額之義務,乃發函表明變更之意旨及命其於一定期限內如數返還,其係基於職權就公法上具體事件所為之決定,而對外直接發生法律效果之單方行政行為,甚為明顯,則此公函即係依法令所為之行政處分,具有形成及下命處分之性質,受領人因而負有公法上金錢給付義務,茲受領人既逾期未履行,依首揭說明,行政機關即得逕移送行政執行處強制執行,自無庸向高等行政法院另行提起給付之訴。
 3.綜上所述,行政機關放棄自身之行政作為手段,或自認其命人民為財產上給付之表示非行政處分,而訴諸法院判決之強制作用來完成其自身應負的行政任務,即難謂在行政訴訟制度上具有權利保護之必要性。是以,公法上不當得利之返還由行政機關作成行政處分方式命受領人返還即可,若其逾期未返還,即可據以移送行政執行處執行。......
全文請洽稅旬購物網
 
植根國際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地址:106 臺北市信義路三段 162-12 號玫瑰大樓 3 樓 電話:02-2707-2848 傳真:02-2708-4428 客戶服務部:service@law.root.com.tw